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新荒/真荒 其實我只是想當個小說家(番外)

*自創角+設定請注意(有些劇情是自己想像)

*文筆有待加強請注意

*清川唯希小番外

*這篇可能沒有新開(惶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<1>

很久沒想起他了。

剛從學校回來,清川唯希無力的躺在床上,雙手伸向天花板,透過手指間的縫隙望著燈光。

他的手,那年握起來的時候涼涼的。

像真波。

像極了真波山岳。

清川唯希對手有著病態的保護慾,指甲總是修剪得整整齊齊,白皙的皮膚襯上修長的指節,已經接近完美。

如果讓手一直都是好好的,也許能再握住一次。

這次我會緊緊的,再也不放開了。

<2>

清川唯希小時候的玩伴,名字她從來不知道,連面孔都模模糊糊的。

因為那時她還小,加上以前的視力並不好,看什麼都像是霧裡看花,一切都朦朦朧朧。

不過她一直沒有忘記那個男孩曾經握住自己的手,笑起來的聲音清亮。

對,清川唯希以前因為眼睛的問題,住院過一陣子。

她記得在病房裡隔壁病床的男孩喜歡自言自語,有時候還會哼幾句兒歌,她也記得那個男孩會有青梅竹馬來見他,一個女孩。

他曾經跟自己交談過幾句,她沒有忘,雖然講得天花亂墜但她很開心,他似乎也是,笑笑鬧鬧了將近半個鐘頭。

她問過他的名字,他笑著拒絕回答。

"先保密吧,等長大了我去找妳玩。"

她看不清他的臉,隱隱約約印象中是個俊俏的男孩。

那時她正值年少玩心極盛,一賭氣就答應了。

她怎麼這麼笨呢?

幾年了,她覺得越來越寂寞,越來越害怕,怕那個男生真的找不到她了。

如果他找不到她,是不是就沒有什麼可以期待的事發生在她身邊了。

"你要怎麼找到我?"

"那妳記得我的名字裡有個山,長大了我騎自行車帶妳爬坡啊!"

"那我的名字裡有個川,上完山就下海吧,帶我去看河流是不是真的匯入海中。"

"好啊,如果妳的眼睛好了,我的身體也恢復健康的話。妳不是喜歡聽故事?以後就把我們去玩的故事寫下來啊。"

說完,他輕輕的將手覆蓋在她的手上,笑了起來。

如清脆鈴鐺般的聲音迴盪在她的耳際,她的心裡。

<3>

才開心了一天而已。

隔天他就不見了,問誰都不知道,那個男生去哪裡了?

他是不是死了?

他還活著嗎?

說好上山下海的,我的眼睛會努力變得看得清楚的!

迷惘的清川唯希越想越痛苦,手指開始劇烈的顫抖。

於是從那天開始她開始保護雙手,好記得他的手輕柔握住自己手的瞬間。

於是從那天開始她拿起了筆,開始一連串的幻想,慢慢的成為了言情小說家。

她想,她應該是喜歡那個人的。

她想,只要他提議的事她都能完成,某一天他就會回來。

如果不回來,她會崩潰的。

名字裡有個山,想騎自行車爬坡的男生。

因為這樣,她特別崇拜荒北靖友,因為總覺得他能帶著她衝向山頂,不帶有一絲猶豫的向前,完成她的夢想。

手涼涼的,軟軟的,像真波一樣的男生。

幾乎一樣,像到讓她在一夕之間憶起了所有的事,明明快要忘記。

真波。

真 波 山 岳。

清川唯希睜大了雙眼。

恍惚中,腦海裡的那個男孩的臉,越來越清楚。

一頭藍髮,溫和微笑的男孩。

隨著她的眼睛變得鮮明的回憶。

"我的名字裡有個山喔。"

"我會帶妳騎自行車上山上海。"

而在今天,真波山岳,告訴她,他喜歡上了荒北靖友。

"我喜歡荒北前輩,無論如何都不想放棄。"

清川唯希明白了所有的事情。

她聽見自己在笑,越笑越大聲,跟那年真波的笑聲重疊。

笑到眼淚滑落。

手再次顫抖,好像已經沒辦法握住他的手。

热度: 3 评论: 2
评论(2)
热度(3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