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新荒/真荒 其實我只是想當個小說家(10)~(12)

*自創角色與自家設定注意

*文筆有待加強注意

*荒北跟新開也該出來了(嘆氣

*請大家多多指教(鞠躬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10)

隔天再見到清川唯希,真波山岳愣住了。

唯希神情憔悴,眼睛浮腫,平常總是梳的一絲不苟的及肩長髮也凌亂的散在腦後。

一夕之間似乎什麼都變了。

他有點擔心。"清川同學,妳還好嗎?"

望向他的那雙眼,滿含了無盡的絕望。

"沒事。"唯希低聲說,從書包裡拿出一疊紙張。"我昨天寫的,你拿去看吧。有什麼特別想看的題材我可以再幫你寫一份。"

"啊......謝謝。"他沒想到她昨天就開始動工了,心裡雖然開心但還是覺得有些怪異。"妳真的還好嗎?總覺得妳......不太舒服。"

"沒事。"真波望見她的手微微顫抖,臉上的神情似乎很是茫然。

"要上課了,你先回去吧。"唯希的聲音幾乎快聽不見,真波得很仔細,很仔細才能聽清。

"好的,那我回座位了。謝謝妳,清川同學。"真波再度道謝,小跑步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。

什麼話都說不出口。

問都不敢問,她怕她會徹底崩潰。

他已經不是跟自己有過約定的男孩了。

他是真波山岳,真 波 山 岳 喜 歡 荒 北 靖 友。

荒 北 靖 友,可不是 清 川 唯 希。

他甚麼都忘了。

他不會知道她昨晚是怎麼寫的。手指差點就握不住筆,心中痛楚的感覺已經接近麻木,一整夜未睡悽慘的臉肯定惹人注目,上頭滿是淚痕的紙希望他不要注意。

鼓起勇氣,像是用盡了一輩子。

希望他能告白成功。

她捨棄了自己的心願,希望能換回他的幸福。

荒北前輩,求求你。

她看向正一臉幸福翻閱她所寫的小說,笑得溫柔無比的真波。

求求你接受他,真波山岳是個好人,他會對你很好很好的。

如果他能成功,她就,不再寫小說了。

沒有必要了。

(11)

新開隼人午休時走到了真波與清川所在的一年級教室。

他攔住一個男孩,笑著問:"請問清川唯希同學在嗎?"

"啊.......?你說清川,喔,應該在的吧。"那男生回頭一喊。"清川!外找喔!"

新開注意到,坐在教室角落,最後一排,靠窗的位置,有個女孩緩緩抬起頭,一臉空洞的望著他。

半點笑容,都沒有。

"知道了。"那女孩開口,站起身來走向他。

新開提醒自己要微笑,雖然他感覺到一股涼意慢慢靠近,幾乎快讓他窒息,他還是希望自己能給唯希一個好印象。

記憶中,清川唯希不是這樣的人吧?

"有甚麼事嗎?新開學長。"雖然表情與模樣很詭異,但唯希的禮數一點都未少,一開口就是極為禮貌的言語讓新開略略放下心來。

"那個,其實啊......我想請妳幫忙寫小說........"這種事情還是有點難開口,新開有點不好意思,但他還是這麼拜託了,不安地望向清川唯希之後驚恐的發現唯希也同樣驚愕,幾乎是當場石化。

沉默持續了一陣子,唯希顫抖的開口了。

"不行,對不起,我不能再寫小說了。"

"咦?!拜託妳,我一定要讓靖友明白....."新開非常震驚的想多做解釋,但他住口了。因為他看見清川唯希的眼淚,無聲地滑落。

唯希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雙眼無神的哭著。

真波,她想起真波了。

真波喜歡荒北前輩,原來新開學長也是。

"怎,怎麼了嗎......?不要哭啊......"新開慌亂地伸手搭上她的肩,想安慰她的當下,有道聲音阻擋在他們之間,讓他暫停了動作。

"新開學長跟清川同學.......?"

真波站在離他們兩個一步之遙的位置,呆住了。

清川唯希將臉轉向真波,痛苦地開口:

"你答應過我的,騎自行車,上山下海......."

下一秒,新開伸手接住清川昏厥的身子,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真波煞白的臉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新開覺得來找清川唯希,大概完完全全是個錯誤。

(12)

荒北靖友今天依舊過著快快樂樂的生活。

單純的人,幸福形影不離。

评论(6)
热度(4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