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真荒 極端

*真波黑化注意,可能寫得不好不過有希望表現出這樣的fu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神經錯亂時能讓大家背脊發寒的絕對是平時總是滿臉笑容的人。

箱根學員自行車社一年級生......真波山岳,就恰恰好為這種類型的男孩。

看起來單純天真的人才最可怕。

真波是將真面目隱藏得極好的狂亂分子,深不可測的癲狂讓人魂飛魄散,不過實在鮮為人知就是了。

荒北靖友也偶然聽聞了這個事實,有點不信卻又不得不信,因為"山岳二號"最近越來越常出現了。

當潔白的翅膀轉為玄色,真波笑起來的模樣他更不適應。

 

真波睜大眼睛,臉上的神情極為瘋狂。

"荒北桑,你是我的喔,永遠。"

一方面覺得很麻煩,另一方面卻又不怎麼討厭呢。

荒北在內心自嘲地笑了笑,任由真波咬破他的唇,血滴染滿了他的衣領。

 

标签:真荒
热度: 6
评论
热度(6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