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真荒 笑容(1)

*好吧這次大概是中篇

*應該不會有BE了,應該

*我愛死真荒了真荒真荒真荒

*寫得不好請見諒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1)

真波喜歡笑。

他從很小就知道,只要微笑,周遭的人就能稍稍卸下心防。

透過鏡子練習了千百次,一次又一次的,調整笑容的幅度。

笑是他的武器,能讓他輕鬆地達到自己的目的---

多麼不著痕跡又輕巧的方式,他愛死了。

不過用在荒北靖友上似乎不太管用。

(2)

荒北前輩似乎討厭自己的笑容啊,真波慢慢的發現到了這個事實。

荒北對著真波的笑總是皺著眉頭,表情扭曲,惡聲惡氣的說著:"真的有夠噁心不要過來。"或是"後退!你又想幹嘛!"'讓他懷疑起是不是最近荒北接到了八點檔連續劇的傲嬌女主角角色,不過說了肯定被揍。

不過真波有點矛盾。

他對於荒北的率真不做作感到非常開心,卻又覺得害怕。

第一個,真的是第一個。

那個人沒有任何疑惑,也不願掩飾,就這樣伸出手想拉下他虛偽的面具。

真波想後退,但發現自己動不了了。

無聲地尖叫不知道荒北聽不聽得見,他的手是如此纖細,在他臉上摸索。

覺得有點陶醉呢。

但噩夢是,他遲早會發現的。

遲早,自己會毫無保留的出現在他面前。

可是那真的是好事嗎?

真的,好嗎?

真波無意間臉龐又對上了一面鏡子,鏡中的人沒有一貫的笑,眼裡竟是幽暗。

這結局早晚會吞噬荒北靖友,和真波山岳自己。

所以他決定現在只能繼續笑著。

動了動嘴角露出天真無邪的傻笑,真波笑著回頭跑向自行車社。

热度: 4
评论
热度(4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