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真荒 鏡子

*可能有不合理的部份還請見諒,1/1號的我心情異樣惡劣。

 

*崩壞真波請注意(愧疚

 

 

 

     真荒      鏡子

 

 

 

這一天的早晨,真波山岳洗了把臉,往鏡子一看。

 

他的臉。

 

是他的臉沒錯。

 

真波山岳嘗試著笑了笑,鏡子裡面的人也笑了,何其溫暖的表情。

 

他想起昨晚,因為鏡中的人眼底有著淡淡的黑眼圈,他一晚沒睡,望著窗外想了一整晚的心事。

 

昨天是那場敗給總北的比賽。

 

輸了。

 

竟然沒有贏。

 

全都是,他的錯。

 

他的錯。

 

"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"

 

他聽見自己悔恨的叫喊。

 

抬頭再看,鏡子裡出現荒北靖友。

 

荒北靖友掉隊的那一幕。

 

他多想讓自己替代他。

 

那人對於一切都是毫不掩飾的,狂放的迎擊。

 

可是他望見的最後一眼的荒北靖友,眼角似乎有淚。

 

他為了箱根學園犧牲一切,他知道這是他最後的機會。

 

自己是他們最後的希望,他卻讓他們都浪費了日夜辛苦練習的努力。

 

"真波啊,你對得起荒北桑嗎?"

 

誰問的呢。

 

鏡中的他輕輕地笑了。

 

怎麼對得起呢,他早就讓他失望了。

 

從他能夠想著他發洩自己的慾望時,他早就是墮落的天使,思考已經變得黑暗無比。他所在意的不只是贏,不只是擊敗那些強者,不只是爬坡時的快樂,還有狠狠地將荒北靖友侵犯到意識凌亂。

 

真想上他。

 

上到他哭出來為止。

 

啊啊。

 

粗暴地拉開衣褲,赤裸的後背貼著浴室磁磚,涼涼的,卻喚不回他的理智。

 

真波山岳對著鏡子撫弄自己的身體,低低的發出愉悅的呻吟。

 

"哈啊......"

 

我怎麼都盡是做些對不起你的事呢?

 

荒北桑,對不起,我輸了。

 

荒北桑,對不起,我好愛你啊。

 

今天大概爬不了坡了。

 

數分鐘後,真波貪婪地舔著手指,視線再一次對上鏡子,赫然發現自己淚流滿面。

标签:真荒
热度: 3 评论: 3
评论(3)
热度(3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