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真荒 DANCING

*腦補的梗,各種超現實亂來抱歉,我好缺真波怎麼辦

*放假日寫真荒,像看電影時吃爆米花,ya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真波山岳很會跳舞。

這是荒北無意間知道的事,某天放學偶然從一年級班級外的走廊經過,就看見真波跳著快拍的舞,圍了很多人在外頭看著。

荒北停了腳步,有點好奇,往裡面一看------

真波身高不高,但身材算是不錯,纖細的四肢跨步扭腰意外的有力瀟灑。

一旁的男同學拿著mp3播著歌曲,時下很新穎的流行樂但荒北記不得名字,其他人用手打著拍子,笑得歡暢。

"真----波!跳得那麼好一定是上過課的吧!"荒北聽見有人大聲喊著。

"沒有啊我看網路影片學的。"真波勾起笑容,毫不在乎的說,腳下舞步更急。

更多女孩尖叫,場面一片混亂,但真波還是繼續跳著。

荒北擰了擰眉想著真波這傢伙跳得不錯嘛,正要離開的時候看見真波的眼睛望向他,瞬間笑得更加燦爛,一甩將外套脫了之後,往荒北所在的方向做了個挑逗的飛吻,還刻意伸舌舔了舔上唇。

這唯恐天下不亂的不可思議醬。

"荒北桑怎麼也來了W要不要加入啊~"臭小子,看你的臉就知道你在想什麼啦。

荒北的臉有點熱,在身邊的人奇怪的往他望去之前急匆匆的走了。

實在忍不住輕聲地笑了起來,剛好一曲播畢,用手抹了抹汗後真波扭頭對同學笑道:"抱歉啊今天有社團活動,先到這好嗎?"

"喔喔喔喔好啊,那明天還要嗎?"拿著mp3的男孩也是笑得親切。

"如果明天我朋友來,就多跳幾首吧。"真波若有所思的說。

結果那天真波毫不意外的被荒北暴打了一頓,但隔天真波朝荒北跳了三首曲子,一首比一首邪魅性感滿是肢體暗示,荒北滿臉通紅摀著臉站在一旁看著,最後忍無可忍惱羞成怒拿著百事罐砸了過去要他別跳了,這件事才告一段落。

東堂為此很不高興,非常不高興,經過此事他的粉絲莫名其妙的少了。

标签:真荒
热度: 9 评论: 4
评论(4)
热度(9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