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新荒/真荒 箱學傳說荒北老師(1)

*梗有點爛只是我一直都好想這樣寫

*荒北大神請救我的化學,化學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1)

"真波山岳真是個麻煩的小鬼。"

彷彿忘了自己年少時荒唐的歲月,現年二十二歲的荒北靖友以嫌棄的口吻這麼說著,一臉煩悶的自言自語。

坐在一旁的新開聞言無奈地笑了,溫柔的說:"靖友,真波同學上你的課時不是很認真嗎?"

荒北冷哼一聲。"講得一副我撿到寶一樣。"

想了想自己所認識的荒北靖友,新開總覺得真波的地位大概還比不上摯友手中的百事空罐,只好舉起手中的餅乾罐陪笑道:"那,靖友吃塊餅乾吧?"

荒北看了餅乾一眼,滿滿的糖霜讓他想起真波山岳,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
"這學校找了你當健康教育老師真是個錯誤。"荒北決定回絕。

"靖友,我是體育老師,只是剛好有修健教學分所以一併上課罷了。"新開咬著被荒北拒絕的餅乾口齒不清的說著。

"講得一副有差別一樣!你這呆茄!你乾脆連健康中心都去管算了!"

"啊哈哈哈果然靖友最懂我了這樣就不會被主任管吃零食的事了。"

"切......"

荒北靖友覺得當老師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能海扁新開一頓,早知道他也去修體育學分。

 

 

 

标签:新荒真荒
热度: 7 评论: 2
评论(2)
热度(7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