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福荒 生離死別

受到荒北的召喚的我又來了。

*亂七八糟請注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孩子長的真像小福,不,根本一模一樣啊喂。

我有離開這麼久嗎,久到,夠他有個上幼稚園的兒子。

荒北伸出手戳了戳坐在鞦韆上愣愣地盯著他的小孩,露出了一個有些苦澀的笑。

"唔。"

有著一頭金毛的小鬼發出了軟軟的童音,配上那張比福富壽一更柔和一些的臉,荒北心下覺得這傢伙真可愛。

下一秒小鬼說話了。

"荒北叔叔。"

什麼。

"你......知道我是誰?"荒北不可置信地指著自己的臉,換得男孩嚴肅的額首。

"荒北叔叔你好。"再一次的確認讓荒北不禁紅了眼,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聽見男孩略帶著興奮的聲音響起:

"爸爸。"

荒北以緩慢的速度轉過頭去,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。

然後他直起身,伸出雙手,露出一個燦爛的笑。

"小福。"

荒北輕輕地說。

他等待這天好久了。


闊別了五年。

近在咫尺的他的臉,卻沒有任何動容。



福富蹲下身。

"靖友,走了。"

他的手圈起來的身軀,是他,也不是他。

是那個姓福富的小靖友。


穿過了他的身他的靈魂他的思念,福富帶著孩子回家。

"荒北叔叔再見。"小靖友對著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荒北這麼說。

福富停下了腳步,荒北滿懷著希望,痴痴地看著他。

然後眼見他再次離去。


如果他的淚還有溫度,那麼,肯定比他的心溫暖一些。

荒北閉上了眼,一陣風捲過,什麼都消失了。



十年後,福富靖友將這個故事告訴了父親。

在荒北的墳前,福富將百事可樂打翻了,灑了一地如他那年的眼淚。

"都過去了。"

福富只說得出這句話。

标签:福荒
热度: 9 评论: 6
评论(6)
热度(9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