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折磨

*第一次寫簡單跟韓敘 有崩 文字混亂請見諒
*第一人稱耿耿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簡單病了。

我和β很有默契地都明白這或多或少會和誰有點關係。

可我們想不透的是,簡單已27歲,十年來她生活平淡如水,怎麼好端端的就開始吃起藥來?

簡單對我說:「醫生說吃了這個就夢不到韓敘了,真好。」

她笑起來眼神恍恍惚惚,卻又似無比認真。
但那藥袋裡裝的都是糖果。

袋上寫著大大的「簡單」,那字跡漂亮的熟悉。


這天我和β拖著簡單,硬是去見了那位醫生問清楚狀況。

醫生支開被拉去「抽血」的簡單,趁著空檔對我們搖了搖頭。

於是β忍不住哭了。

簡單走回來時看見我們,仍然在笑。「別哭了β,怎麼啦?」
我說不出話來。


然後簡單坐在椅子上,開始對著醫生胡言亂語。

「韓敘昨天來看我了,還有貝霖。哎呀他們真是一對才子佳人,女兒也漂亮的像個洋娃娃似的,他們還對我說女兒也叫簡單,我跟他們說,叫簡單不好,會倒楣的……」

醫生一點反應也沒有。我聽著簡單的話心越來越沉,她昨天一整天都跟我在一起,哪有什麼韓敘?

苦了她,連她自己編故事,都沒有個幸福快樂的結局。

韓敘,如果是你就在這裡,你會怎麼辦呢?

β扶著簡單先出去了,醫生目送她們離開後,看著我,摘下了口罩。

這臉熟悉的讓人毛骨悚然。

27歲的韓敘面對我像是見了鬼的神情絲毫不在意,他笑了笑,然後拿出了簡單藥袋裡的糖果,吞了一顆。

「記得叫簡單下星期回診。」

那表情跟簡單簡直如出一轍。

 

标签:簡單韓敘
热度: 7
评论
热度(7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