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白嘟 我如這花一般愛你

*寫文動機這裡就不重複了,謝謝大家喜歡興嘟/嘟興那一篇 我會加油

*歡迎給點意見甚麼的哈哈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 本來要po另一篇的結果結局好像跟另一位大大撞梗了......就延期吧

*短篇 不完全花吐症設定注意 字句有點粗糙抱歉

*微興嘟注意
*這系列可能還會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1)

這是暻秀第幾次在客廳睡著了?

(2)

邊伯賢忍著莫名其妙的身體不適,慢慢的走到都暻秀的身邊。

半夜三點,你怎麼又一個人在這裡呢?

我又為什麼,總記得醒過來照看你?

邊伯賢深呼吸一口氣,心口悶得像是被甚麼牢牢束縛。

(3)

都暻秀似乎在睡著時才敢放任自己流淚。

臉上縱橫的淚水早已乾了,如膠一般牢牢黏在白皙的肌膚上,摸起來粗糙至極。

邊伯賢沒意識到他的動作放得極輕。先是找了件大衣披在對方身上,接著坐了下來,攬過他的頭靠著自己的肩,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,溫柔的過份。

"暻秀啊。"伯賢小聲地喚了一句,得到的是都暻秀穩定且微涼的鼻息拂過肩頸。

放下了心,邊伯賢臉上的神情似喜似悲,壓抑在喉間的哽咽接近無聲。

"我該拿你怎麼辦呢。"

都暻秀輕咳了兩聲,銀蓮花的花瓣出現在邊伯賢眼前。

清淡的香氣讓邊伯賢忍不住眼眶發紅。

就是這個。

就是這個令他痛苦不堪的花。

他還是沒有辦法催眠自己對嗎?

他是不是再也無法催眠自己還有希望,催眠自己還能夠趁虛而入?

這花是為了那人所吐出,他明白的,因為另一人的身上也散發過同樣的氣味。

那個最特別的人。

純淨的,白色月光。

難怪你連夜深了都不肯輕易離去。

(4)

愛其實可以不講對錯,不顧先後。

可我捨不得你,捨不得你因為傷害了我或者因我的魯莽而難過。

所以我不會說,你別擔憂。

邊伯賢低下了頭,以顫抖的舌尖挑起落在都暻秀唇上的花瓣,吞入腹中。

Lay哥不愛你,可是我愛;他如果不能收下你的心意,那給我好嗎?

世界彷彿凝於我吻向你的這一瞬間。

我曾是那麼地靠近你。

你如果醒來,就會察覺。

(5)

邊伯賢沒有陪都暻秀到天亮。

確認對方不會著涼後,他就踩著蹣跚的步伐回到床上。

好累。

邊伯賢決定睡到自然醒。

可在他準備闔眼的前一秒,強烈的反胃感席捲而來。

有那麼一刻他是害怕的,可隱隱約約又是有些期待著。

他伸出手臂,纖長骨感的十指圈成碗型,摀住了嘴,接住他意料之中會出現的事物。

可他沒想到是12片。【註1】

12片潔白的花瓣柔柔的貼著他的手心。

他真忍不住笑了,笑得蒼涼。

神為他的占卜準確得讓他狼狽不堪。【註2】


-END-

【註1】嘟嘟的背號跟生日都是12號。

【註2】伯賢吐出的花曾因少女用於占卜戀情而聞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白色翠菊-取用花語:擔心你的愛/我的愛比你的深/請相信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另,銀蓮花比翠菊早開花,月份似乎是接著的。

热度: 13 评论: 6
评论(6)
热度(13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