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包嘟 我如這花一般愛你

*雖然沒人看但我一定要湊滿ALL嘟


*有自创人物注意




(1)
那位先生又来了。
我正端着一杯拿铁,眼睛馀光瞄到他正优雅地将雨伞掷入伞桶,拍了拍大衣上的雨渍,接着露出一个恬淡的笑。
还是同样的日子,每年每年,他永不会遗忘。
这也是我为甚麽一定要在今天排班的原因。
我喜欢那位先生,尽管我不知道他的名。




(2)
因为每一次我都抢着为他点单,他似乎也惯了,看着我却只是笑。
他一次都不叫我的名,我其实很失望。
尽管我名牌别得高高的,他却当作没有看见似的,用温和的声音说:「小姐,给我一杯Espresso好吗?谢谢。」
他每年都是西装笔挺地前来,领带都是不变的黑色,天冷了加上修长的大衣,天热了就微微敞开衣领,发色却是闪闪的金黄,如冬日旭阳。
我望着他。
他是我青春里最暧昧的颜色。
我如其他普通的女孩没甚麽不同,可当我邂逅了他,却努力的想像花一般美丽。
只要他愿意看向我,只要他愿意称赞我一声,我想,就算以後我为他憔悴也没甚麽大不了的。
没甚麽大不了的。
可你怎麽每年每年,都要以那样温柔却忧伤的脸,注视我为你送上的花呢?




(3)
我喜欢花。
只要他坐上了那个靠窗的位置,向外望去的风景虽然没那麽美,可我会努力将几朵黄色金盏花放在他的面前,给他一个我练了无数个365循环的微笑,对他说:「送给你。」
我真感激老板坚持要让每个客人的桌上都有绽放的花。
除了花粉症的客人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愉悦的,各种迷人的香气在空气中交织成令人欢愉的气氛。
他还是对我笑着。
如果他明白就好了。
我盼望他,盼望幸福。
所以希望他不要突然离去。




(4)
这位客人在来的第五年後跟我搭话了。
他对我微笑,说:「不好意思,我想跟妳聊聊,妳方便吗?」
我快乐地对老板解释後捧着金盏花盈盈坐下,对上的是他不变的温润忧伤的眉眼。
他失神的望着花轻轻一笑。
接着我惊悚的看着他微微张唇,吐出一模一样带着枝枒的金盏花,花瓣上还带着近乎透明的唾液。
「不是骗人的。」他温柔的说。
「这是我最後一次来这里,所以,我想告诉妳所有的故事。」
「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,小琇。」
他终於叫我的名字。
可心中想着的人应该不是我。




(5)
他对我说他的恋人,他非得逝去的爱情,他的重病缠身,他得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。
一句句轻柔却坚定的话语告诉我他是没有办法被拯救的,他谢谢我的热情,但他希望能够安静离去。
我默默的看着他流泪。
春天还没到,可我的花季已经结束了。
他把那朵属於他身体一部分的金盏花给了我,说那是他恋人最喜欢的花,虽然这花带有太多意义,可至少有一部分的花语是适合每一个人的。
我对他,是期盼他给予我幸福。
他与那个人,是离别的悲欢。
他跟我说再见。
我知道他不会再来了,所以我也对他微笑,希望他知道我对於他的到来是开心的。
我们很有默契地没有多谈他的恋人。
只因我知道,他之所以会来这间咖啡厅,完全是因为不远处是墓地。
每一年我所期盼的这天,这个我所爱着的日子,是他的小秀,不,都暻秀先生的忌日。




(6)
最後我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拉拉衣摆,我对他鞠躬,道:「金珉锡先生,再见。」
「再见,小琇。」他说。
然後他带着金盏花的气息,离开了我。
他守着诺言,为了真诚对待他未来的妻子,再没来过。




(7)
之後我每年都去探望都暻秀先生。
每年都给金珉锡先生一杯咖啡,然後再默默喝掉。
我拥有关於他们的故事,我吐出的金盏花陪着我,所以我不寂寞。
真的不寂寞。








*采用金盏花的花语:离别悲欢/盼望的幸福/失望


标签:All嘟包嘟
热度: 8 评论: 2
评论(2)
热度(8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