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ALL嘟 給你許願就是個錯誤 (14)~(19)

*这里设定宿舍只有九个队员住,经纪人哥哥没有住一起

*不好意思终於来更了,谢谢支持

*下星期有个特别的日子,可能会提早更,希望能顺利写完

*下篇開始精彩解咒之路

(14)

你绝对是在开玩笑吧。

都暻秀绽开僵硬的微笑,用力的握紧了拳头。

同样不知道怎麽变出来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,里头写了解开「诅咒」的方法。

「不会很难的吧?要加油喔,暻秀。」

那人再度微笑,都暻秀有股想锁他喉的冲动。

「请原谅我不能帮助你更多,有太多人在关注你目前的情况了……记住,一定要确实做到,不然可能要花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变回男孩子喔。」

然後他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。

「不过暻秀真的很适合当个女孩呢,短发的样子超级可爱……」

没待他说完,都暻秀站起身,咬了咬牙,一字一句的说:

「好了,条件我都明白了,请让我回去吧。」

再听下去他一定会发飙。

「是该醒了。」

「那麽再见罗,暻秀。」

应该是某个神明的他挥了辉手,都暻秀觉得一阵眩晕,然後眼前的影像变得模糊。


(15)

送走了暻秀後,神明拿出了手机,在神秘的群组里发了讯息。

「来赌赌谁会赢吧?」

意味不明的笑容显现出他心情正好。

「我赌……」


(16)

终於醒了。

都暻秀正一肚子气,想到梦里的内容头就痛。

电影早就播完,电视也是关着的,身旁的人也不知去了哪里。

应该是出门了吧。都暻秀将盖在身上的两件外套放在一边,在宿舍里晃了一圈之後发现没有别人。

也不留个字条。

都暻秀泄气的坐回了沙发,开始苦恼着接下来的计画。

正当他终於有些头绪时,门铃忽然响了,都暻秀一边低着头碎碎念一边去开了门,想着应该是上午去买东西的忙内们。

「回来啦。」简单的说了一句後,都暻秀也没抬头,就准备回到客厅。

走了几步之後他觉得奇怪,门外的人没动,也没出声,似乎一直站在门口。

「怎麽了?世勋丶钟仁……」

他终於回过身去,对上了因自己而目瞪口呆的张艺兴的眼睛。

「哥……」

都暻秀只说得出这句话。


(17)

这是怎麽回事?

张艺兴偷偷掐了自己一把,确定自己没在作梦。

眼前穿着一身白衣的清秀美女似乎也是慌了,惊恐的大眼不停的眨啊眨,倒有点像是暻秀的模样。

想到暻秀,他心一沉,到底是生了病还是受伤最後也没人告诉他,只好自己提早回来。

可他记得宿舍应该是禁止女孩子进出的啊?

「请问你是哪个成员的女朋友吗?」这张脸还真从未见过,可好像又有点面熟,张艺兴只好客气地用不是挺标准的韩文这麽问了。

结果对方张了张唇,半天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,只结结巴巴的说帮他提点行李,惊慌失措的扭头就跑。

然後就华丽丽的摔了一跤。

没有痛的感觉,因为张艺兴伸手接住了她,在有点失神於其头发的香味时,那人的身子微颤丶细微的声音里带着羞赧。

「哥丶哥……你的手……」

(18)

都暻秀有那麽一瞬间觉得自己摔在地上就好了。

因为张艺兴把手放在了他不太愿意描述的部位上。

让我搬去南极吧!我要去当企鹅!

都暻秀的心正在咆哮。

(19)

此时其他的队员正在回宿舍的路上。

他们还没意识到真正的考验即将来临。

考驗什麼就先不說了。

标签:All嘟興嘟
热度: 21
评论
热度(21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