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不想再思考,不想再記得他 | Powered by LOFTER

金荒 藉口

生日寫個金荒自己慶祝一下W

 

*大學生前提有

*亂七八糟請海涵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荒北今晚想喝酒,於是他帶了一整袋到金城的公寓,那裏是他溫習功課討點零食莫名其妙耍賴發懶的最佳去所,就如日本指標東京鐵塔一樣的重要性。

開門的瞬間,金城傻了。

金城今晚本來只是想寫個作業,打點報告,看個電視,然後隨便找個藉口打給荒北閒聊一下。

他連該說的話都想好了,"荒北你下禮拜的資訊概論作業做完了嗎?要不我們周末一起做吧?"多麼完美的理由,而且他確信荒北肯定沒做,因為當時他在睡覺,他在後三排的位子上暗暗嘆息。

喝了酒的荒北半小時就會睡著,在非關理智的層面上金城有些莫名的鬱悶,可也說不上來是哪裡遺憾。

雖然醉酒的荒北靖友超級可愛。

"荒北,你那袋是酒吧,跟你說過了別喝那麼多。"

"少囉嗦金城讓我進去我今晚就是要喝!"

唉。

金城認命的側身讓荒北進門。

荒北從袋子裡拿了罐啤酒,以豪邁的姿勢躺在沙發上後就熟門熟路的轉電視頻道開始看起棒球。

金城靠在牆邊,想起還沒做完的報告,想起明天上午似乎沒課的自己跟荒北,皺了皺眉後,眼看荒北靖友大聲叫喊:"全壘打!",決定去搶啤酒喝。

"金城你這傢伙納命來那可是我去買的把啤酒放下!!!!"
"跑來別人家喝酒的人總得付點錢吧。"
"哪來的歪理這分明是藉口吧!!"

金城頓了頓,勾起嘴角一臉淡然。

"你可不要真讓我有藉口......."

荒北閉了嘴,撇過頭把啤酒往嘴裡送。

再說話,明天就真要找藉口去自行車部請假了。



 

标签:金荒
热度: 6 评论: 9
评论(9)
热度(6)

如果有人值得讓我等一輩子,那我活著就沒有遺憾了。